林肯的「蓋堤斯堡演說」

余玉照

(轉載90.9.17~18中央日報 全民英語專刊16版)

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是美國第十六任總統(1861-1865),也是最受美國人敬愛的一位總統。18631119日在美國賓州蓋堤斯堡國家烈士公墓的落成典禮上,林肯發表了一篇非常成功感人的演說。當天致詞的主賓是當時頗負盛名的演說家愛德華.艾弗烈特(Edward Everett),他所發表的一篇長達兩小時的冗長演說,極少再為後人提及或研讀,而林肯這篇祇花兩分鐘的演說,不僅是美國學生必讀的名作,而且廣為世界各國傳誦,視為演說藝術領域裡不可多得的傑作。

我國英文教科書或名家演說選集裡,林肯的「蓋堤斯堡演說」,恐怕也是選錄頻率最高的一篇作品。台灣每年也舉辦這篇演說的背誦比賽,足見其受重視的程度。因此,在「英文著名演說賞析」新專欄正式亮相的第一天,首先推出林肯這篇享譽全球的作品,應該是最合適不過的。如果您早已讀過這篇演說,相信您仍有再次朗讀的濃厚興趣;如果您未曾讀過,希望您不會錯過今天這個機緣好好加以品賞一番。我們的願望是透過類此名作的鑒賞,我們可以在演說創作藝術上,在作文修辭技巧上,以及在思想能力的精進和人生視野的擴展上,都將得到許多寶貴的啟發。

 

THE GETTYSBURG ADDRESS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not dedicate—we cannot consecrate—we cannot hallow—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這個大陸上創立了一個新國家,她孕育於自由之中,並奉獻於人類生而平等的主張。

  現在,我們正進行一場偉大的內戰,它正考驗著這個國家或任何孕育於自由並為相同主張而奉獻的國家,是否能夠長久存在。我們聚集在這場戰爭中的一個偉大戰場上,我們前來此地要將這個戰場的一部分土地奉獻給為了國家的生存而犧牲生命的人們,作為最後安息之所。我們這樣做是完全恰當正確的。

  然而,從更廣的意義上來說,我們不能奉獻─我們不能神化─我們不能聖化--這塊土地,因為那些曾在此奮戰過的勇士們,活着的和去世的,已經將它化為神聖了,遠非我們微薄的力量所能予以增減。世界將不大會注意,也不會長久記得我們在此所說的話,但它永遠不會忘記勇士們在此所做的事。 我們生者毋寧應該奉獻於在此戰鬥過的人們業已卓絕地推展但未竟全功的志業。我們應該在此獻身給仍然留在我們面前的偉大任務--我們要從光榮的死者身上,取得更大的熱忱來奉獻於他們已為之鞠躬盡瘁獻出一切的使命--我們在此下定最大決心要使這些死者不致白白犧牲—務使我們的國家,在上帝的庇佑之下,獲得自由的新生—並願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將永存於世。

  

這篇僅有三段十個句子共266字的「短小精悍」的作品可以說是「言簡意賅」的典範。 它最明顯的成功因素乃在於林肯的文字洗鍊無比,全文簡潔到沒有任何冗詞贅字的地步。他的遣詞造句像詩一般豐美精準,充滿張力,藉著對照法、重複法、對仗法,以及層遞法等修辭技巧的靈活運用,經由一連串生死相關意象的交錯影射,舖陳民主價值至為崇高的主題,從國家孕育於自由平等的理想之中開場,最後以「民有、民治、民享 」這個推崇民主立國理想的名句收場,全篇首尾呼應,結構嚴謹,節奏明快,意象鮮活,同時主題突出,如此環環相扣,很自然地導致有如史詩一般莊嚴動人的效果。

  林肯在文學上的才華,可以在這篇作品中可見一斑。他創造了出生/死亡/再生的豐富意象,深受論者好評。這些意象與全篇主題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發揮了很大的凸顯主題之功用。蓋堤斯堡戰役是美國南北戰爭中最具關鍵意義的一役,同年(1863)年初林肯頒布了奴隸解放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所以在此一國家烈士公墓的呈獻大典上,林肯很自然地,一開頭就從美國獨立宣言所標舉的自由平等思想,切入演說主題,一方面以莊嚴凝重的語氣肯定烈士們為國英勇奮戰的貢獻,一方面就美國內戰劃時代的歷史意義作了嚴正深刻的闡發,使得這篇演說成為美國史上佔有特殊地位的珍貴文獻。全篇主題便是循著「當年美國為了自由平等的理想而誕生,而今烈士們為了實踐此一立國理想而奮鬥犠牲,今後美國人應為美國自由的新生與民主的發揚光大而繼續努力」,此一明確的思路,極為強勁地呈現出來。

  如此鮮明而嚴肅的主題事實上也與通篇嚴整的佈局和一貫的語調,構成了相輔相成的效果,因而讀起來自然有「一氣呵成」的氣勢。演說一開場就灑脫地點明主旨基調,緊接著順勢進入演說主體部分,以闡明美國內戰的非凡意義與烈士們的偉大貢獻,然後在結尾向聽眾提出具體的呼籲,要求大家以實際行動為實現民主自由平等的遠大理想而奮鬥。

  在這相當嚴密的典型架構中,如單就修辭技巧來說,貫穿全文意旨最重要的一個字就是“dedicate一字。林肯純熟運用重複法,使此字充分流露其威力,第一段用了一次,第二段二次,第三段三次,每次使用時此字上下文句法都能進一步增強其意涵,因此非但不因重複而顯得累贅遲滯,反而助使主題的展現愈來愈顥得更有感動力。演說開頭出現此字時偏向精神或宗教層面的抽象含義,指出美國奉獻於人類生而平等的主張。到了第二段,則取其偏向具體事物的含義,指出政府決定把戰場的一部分土地奉獻給為國犠牲的烈士們。進入第三段,話鋒一轉,將此字與“consecrate”和“hallow”兩個意謂神聖的字眼並列,不但賦與“dedicate”更豐富的聯想,而且將烈士們為國所作的奉獻放在更聖潔崇高的精神地位來加以頌揚。最後,林肯籲請美國同胞同心協力奉獻於烈士們未竟的志業,使得“dedicate”的字義在文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重複法和層遞法運用成功的範例。這個字在綿密的生死意象配合下,為全篇佈局的確立、語調的連貫、乃至主題的強化都帶來明顯的助益。

  在主題呈現的過程中,林肯以嚴肅的語調處理他對烈士們的悼念情懷。他沒有使用任何哀傷的字眼,他似乎刻意壓抑內心的情感,同時極力轉化為思想的力量,以彰顯烈士們的功蹟,同時激勵美國同胞為追求國家「自由的新生」而努力,以期烈士們不致「白白犠牲」。林肯藉由這種內歛沉潛的情感處理方式,似乎有效地進一步增強演說主題的深度與張力。

  林肯在演講中,為了更有力地傳達他的知性訴求,一再用不同的修飾子句來強調烈士們英勇戰鬥的重大意義與深遠影響。他甚至在第三段多處利用破折號來取代常見的轉折語,使得他想傳達的意旨帶有更大的迫切感和說服力。

  林肯掌握了一個獨特的歷史契機發表此一鏗鏘有力的演說,以致「蓋堤斯堡」的獨特象徵也構成了演講影響力的時空基礎。韋爾斯(Garry Wills)於《林肯在蓋堤斯堡》一書中稱讚林肯利用這篇演說「創造了歷史」,誠哉斯言。

  薩懷爾(William Safire)在《歷史上偉大的演說》一書序言中強調「偉大的演說」應具有佈局嚴密、律動強勁、文詞創新、目的突顯、主題明確、表達生動等基本條件。顯然,這些要素「蓋堤斯堡演說」似乎全都具備了。其中最為世人津津樂道的還是林肯所創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的民主嘉言,國父孫中山先生首倡三民主義,亦曾受到林肯此一高遠的民主宏觀所啟發。

  總之,全世界將永遠牢記林肯在「蓋堤斯堡」說的每一句話,同時由於他字字珠璣的演說而永遠感懷在「蓋堤斯堡公墓」安息的烈士們的英勇事蹟。這篇不朽的佳構誠為林肯靈巧的文筆、崇偉的理想、歷史的際會和高潔的人格之亮麗結晶,更是美國史上響徹寰宇的一個時代之聲!它是林肯頭上永遠閃耀著智慧與尊榮的光環!  (作者余玉照教授現任國立 嘉義大學副校長暨人文藝術學院院長)